关于我们
考夫曼家族80年的赛鸽生涯
关于我们
当月受欢迎信鸽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关于我们 > 康纳利及格哈德的时代
看到考夫曼的名字,人们便会联想起新阿姆斯特丹。
是的,这个地方,正是由于它最著名的考夫曼家族所取得的杰出成就,使它的名字在信鸽运动中闻名于世。
 
当格哈德下了决心,不再从事足球而转到信鸽运动,并和他父亲一起联手比赛时,便开始了让几乎所有专业人士不可思议的一幕:获奖成绩一路攀升至不可企望的高度,这样的成就已经让人瞠目结舌,而格哈德还想获得更多!
当年的他,不辞辛苦地骑着自行车,从新阿姆斯特丹行驶到比利时波培尔的凡龙,只是为了能和他的授业恩师交流问题,然后又骑车原路返回到家。.
他知道若想向上攀登,有一点比其他的都要重要,那就是聆听!
仔细地听大师的每句话,牢牢记下,并把学到的知识转换用于自己的鸽舍,这就是这位非同寻常的鸽友的优势。
而格哈德最想成为的,便是不寻常的鸽手,王中之王!
还有一点,使他能成为大师级人物,那就是他对好鸽子的良好“嗅觉”。
他不需要买下整轮的幼鸽,以便从中得到一只超水平的鸽子,他能事先发现好的,并买下!
当康纳利和格哈德一起去拜访波培尔的路易士·凡龙,或者拜访世界著名的阿连栋克的詹森兄弟时,他们俩中总是由年轻的儿子,去找出鸽子,而他,也总是手气很好!
 
三对非同寻常的种鸽对
 
如今,如果有人谈起考夫曼的鸽子,早已不再指詹森或者凡龙血系,不,格哈德和康纳利他们已经成功建立起自己的种系。
考夫曼的鸽子,它们是具备强烈获胜愿望的、有特性的鸽子,全世界在100-800公里赛段上,它们几乎不可被超越。
而它们的遗传基因里,都带着三对不同寻常的种鸽的印记。
几乎全部鸽子的血管里都流淌着它们的血液,这些鸽子,让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到艾玛文。
当然,格哈德像以前一样在不断寻找能加强自身、使他的传奇血系变得更好、更快的鸽子,但是多数情况下都很难找到。
因为,在哪里还能找到这样的好鸽呢?
但是这位大师毕竟很有天份,他一而再地成功挑出这样的好鸽。
 
第一配对:
 
NL-78-134274848号” X B-81-6116734“好雌”
 
这两只前面已描述过的种鸽,是格哈德在1985年选出配成对的,而结果是中了头奖!
这一配对马上作出世界著名的“爱坐者号”,这是一只极其出色的赛鸽(登博施4550羽1名,施通贝克2788 羽1名,威尼提 6369 羽2名等),之后更是一只好种鸽。
然后又有“比亚特斯雄” NL-88-2763998,它是这一配对的直子,它在考夫曼种系中看来应得到更高的评价。
它作出的最重要的一只鸽子便是NL-88-2763998 “泽诺号”,乌特勒支奥林匹克鸽,以及NL-94-2227959“959”,昆特·普朗格的基础种鸽。
这样,“比亚特斯雄”正是普朗格的“无环号”的祖父,而“无环号”在德国造就了一系列的鸽王!(昆特·普朗格的全德鸽王、伯曼·山德波的全德鸽王,以及托尼·范莱温斯坦的全德鸽王,以及众多鸽王赛中的获奖鸽!)
“比亚特斯雄”本身除了获圣昆丁10828羽1名和圣吉斯兰3717羽4名以外,还获得众多的前位奖!
全世界的很多出色的鸽子的血统书上都能找到它的脚环号。
 
“爱坐者”作出NL-88-2763913 “我们的路易”,这只在1993年赢得波治700公里7688羽冠军。
“我们的路易”最著名的一只直子(和NL-88-4024671“艾力克”配对)是NL-94-2227820“布兰科”,是1997年巴塞尔奥林匹克入赏鸽,并又作出名鸽NL-97-2252958 “奇斑”。
“奇斑”的一只直女NL-99-5771339“神奇小姐”获得奥尔良5163羽冠军。
“爱坐者号”和“帕萝玛号”的配对作出NL-94-2227906“甘多”。
 “甘朵尔”则是“印地拉”(获圣吉斯兰3138羽冠军及比克6168羽9名)的父亲,并且也是伯曼·山德波的5991-00-1011(2002年德国鸽王)的祖父。
 
第二配对:
 
B-84-6726519“火箭84号” X B-85-6294112(凡龙)
这里我们介绍的是考夫曼鸽舍的两只基础血系鸽,詹森X凡龙!
“火箭84”是詹森兄弟的“年轻火箭号”的一只直子,它的配对雌鸽“112号”是路易士·凡龙的一只原环鸽,但是这位老牌大师从未给人出示过这只的血统来源。
这一对独特的种鸽配对带来了一连串的名鸽。
 
我们先介绍有代表性的NL-88-4024619“艾力克”(获乌登15511羽1名,比克14881羽1名,圣吉斯兰2206羽1名等)。
“艾力克”应被看作如今的考夫曼种系的最为重要的一只基础种鸽,因为它是“苏丹”(伊坦普斯15750羽冠军),以及传奇名鸽“绅士号”的父亲,NL-92-5310320“绅士号”是1997年度巴塞尔奥林匹克荷兰代表名鸽。
另外,“绅士号”还是1995年度世界冠军杯2名,以及1994年度世界冠军杯4名!
作为种鸽,它的价值不可估量,它是许多世界级名鸽的父亲,也是考夫曼种系下一种血系的奠基种鸽,在当日归长距离赛事上是几乎不可战胜的血系!
无论谁要是拥有这样的鸽子,也就不必再为将来担忧!
 
第三配对:
 
NL-92-5310320“绅士号” X B-96-6286060“黄金女郎”(凡代克)
我们在前面已经详细介绍过这一超级配对中的雄鸽。
这只超级鸽当然要和一只超级雌鸽配对,并因此再次证明格哈德著名的“嗅觉”是多么正确。
1997年冬天,信鸽杂志“比利时鸽报”为年庆功会发起举办了一场拍卖会,这一次,格哈德的目光集中到了一只1996年的晚生雌鸽身上,这就是路易斯和迪克·凡代克世界著名的“所向无敌”(比利时1996年度中距离全国鸽王)的一只直女。
格哈德为这只理想的小雌已经设计了伴侣,他决定,拍下这只雌鸽。
当然,有好几位竞争对手都注意到格哈德认为这只鸽子有些特别,我们可以想象,当天晚上的出价决不会便宜。
但是这只雌鸽最终还是落在新阿姆斯特丹,并注定会在康纳利和格哈德·考夫曼的鸽舍里写下历史。
格哈德让它平静成长起来,然后,在1998年,它便和它的新伙伴,也就是“绅士号”配对,并中了大奖!
他们的蛋作出了NL-98-5821416 “小迪克”。
 
 
这是一代王朝的开始,正是这一配对,给世界带来了一位新鸽王。
我们的时代,没有哪个配对能像这一超级组合一样,给现代赛鸽的血系带来这样大的影响。
 
世界冠军级的获奖名次:
90年代,在以前的凡赛尔世界杯赛中获奖,是所有自信的大师级人物梦寐以求的目标!
胜利者将众口传扬,闻名世界!
没有人能像康纳利和格哈德·考夫曼父子鸽舍团队那样,能在这样的世界冠军杯赛事上获得这么多荣誉:
1994年世界冠军杯,1名;1995年,2名;1996年,4名;1997年7名;1998年,2名,以及幼鸽组1名、5名、6名。
这支团队用他们的超级鸽“绅士号”在长距离单项上两次获得非常出色的名次。
“绅士号”是1994年世界冠军杯季军,以及1995年法斯勒·拉高世界冠军杯赛2名!
 
NL-92-5310364 “泽诺号”:赫伦斯堡220公里4448羽1名,奥尔良647公里10997羽2名,波治698公里3781羽2名,侯登309公里3781羽5名,堪布雷380公里2175羽5名。
 
NL-93-5407419“科尼尔号”:登博施153公里3210羽3名,比克波堡86公里3737羽9名,鲁塞尔192公里4545羽18名,鲁塞尔2140羽19名。
 
NL-92-5310320“绅士号”:奥尔良647公里10997羽4名,堪布雷380公里2175羽4名,鲁塞尔192公里4545羽6名,侯登309公里3707羽10名,波治699公里1286羽10名,伊坦普斯580公里15750羽56名。
 
在新阿姆斯特丹的时光,是一段美好、难忘的回忆,也是考夫曼父子间彼此融合的时间,他们在信鸽运动中成长为一支成绩优良的战队,我们完全可以说,这是一支独一无二的团队!
但是格哈德的目标是,将信鸽业余爱好转变成为更具职业化,为此还需对基础条件作进一步完善。
了解考夫曼
  • 考夫曼家族80多年的成功养鸽历史!
  • 我们的信鸽
    About Us Most popular pigeons Contact Us
    关于我们 当月受欢迎信鸽 联系我们
    荷兰考夫曼赛鸽团队 版权所有 严禁复制 2000-2015 备案号:沪ICP备15027763号  上海网络营销上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