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考夫曼家族80年的赛鸽生涯
关于我们
当月受欢迎信鸽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关于我们 > 80多年的成功养鸽历史!

80多年的成功养鸽历史!

 
整个养鸽史是从“约翰”开始的,是不是从没听说过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其实就是康纳利·考夫曼的别称,实际上,家里和朋友以及熟人都亲切地叫他“约翰”或者“约尼”。
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那是因为康纳利的父母,也就是雅各和哈米娜·考夫曼夫妇,在他们的农庄里有一位帮忙的德国女孩,叫蒂娜·慕斯,蒂娜觉得康纳利的名字发音太复杂,她说“应该叫约翰。”“为什么叫约翰?”“我哥哥就叫约翰”。这样,康纳利于是有了这个别称。
 
不过,为了怕您在以后的文章中弄混了,我们还是权且使用康纳利的名字。
康纳利,于1915年5月31日生于新阿姆斯特丹市,当时是家庭里的第5个孩子,现在他已经是93岁高龄了。康纳利在一个大家庭长大,他还有六个兄弟和五个姐妹,但可惜除他以外其他的兄弟姐妹均已过世。
去年康纳利·考夫曼为他整整80年的养鸽生涯举行了庆祝,真是不可想象,但确实是这样!
 
对动物超乎寻常的喜爱
 
作为一位农夫的孩子,康纳利可以说从吃奶时便喜欢动物,而且特别是带羽毛的,尤其是鸽子。他可以几个小时地观察邻居养的观赏鸽。
第一次接触信鸽,是在新阿姆斯特丹多莫水道边上,一个叫作鲁格斯的人那里,从此便开始与它们的不解之缘。
那一次,他的目光再也离不开这些小动物,满脑子想的全都是它们。
鲁格斯先生自然注意到了这一点,他看出小康纳利最大的愿望便是能拥有自己的信鸽。
于是到了有一天他送给这个小男孩两只幼鸽。
那时候正是被欧洲经济危机阴影笼罩下的1927年,康纳利当时12岁,虽然他父亲并没有像康纳利那样激动,还是给他盖一间小鸽舍。
到那几只小动物半岁大的时候,康纳利用自行车把它们运到离新阿姆斯特丹大约八公里处的一个名叫南拜格的小村庄,进行放飞。
那一次,直到两天后鸽子们才回到家,而这期间,男孩哭得一塌糊涂。
但从此年轻的康纳利再也放不下信鸽运动了。
虽然他也喜欢骑自行车和踢足球,但是他从没有过放弃这些鸽子的想法。
接着,康纳利成为当地信鸽协会俱乐部10位成员中的一员。
到三十年代初这家俱乐部解散时,康纳利又加入到科夫登的一家协会(D.Z.O.H.)。
这里他找到新的信鸽运动的归宿,并且直到今天,一直和这家协会的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康纳利用源自新阿姆斯特丹的一位鲍斯先生的鸽子获得很好的成绩。
但是他想获得更多的成绩,在1934年,他从科夫登的林堡人帕伯恩先生那里买下两只黑鸽子。
他当时为此花了10荷兰盾,这在当时来说可是笔巨款,这个消息在当地一下就传开了。
许多人认为他疯了!
但是新引进的鸽子表现的非常成功,它们的后代取得了一系列成就!
 
喜结良缘!
 
1938年1月31日,康纳利结识了他的爱人扬丝·肯,她在以后成为考夫曼家族的重要成员。
这个日子对他们两位均是终生难忘,因为这一天也碰巧是荷兰女皇比娅特斯的生日。
到1940年德国人入侵时,信鸽运动不得不终止。
全部的信鸽都得杀掉。
康纳利偷偷保留了四只鸽子,但是,在战争结束前,他的父母认为这太危险了,于是只能把这四只也杀掉。
康纳利:“那天中午我刚从田间劳作回到家,就看见粪堆的架梁上有新鲜血,一下子我就明白了。我非常伤心,我太喜爱这些鸽子们。”
1945年4月27日,康纳利一生中最大的喜事。
他和他的爱人扬丝·肯在这一天结为夫妻,扬丝在以后成为整个考夫曼家庭的核心和精神支柱。
他们的婚姻一直到现在都很圆满,并有了四个儿子,亚普、艾格贝特、威廉以及最小的儿子格哈德·考夫曼。
这对年轻夫妇搬入茨塔克奥斯慈德街的一所住宅,在这条街上,他们已经搬过两次家,搬家后当然也要把鸽子们搬过来。
康纳利骑自行车到了科夫登,他在那里花了60荷兰盾买下几只高森兄弟的鸽子。
在新阿姆斯特丹新成立了一家拥有15名成员的协会“速度鸽俱乐部”,康纳利是秘书。
但实际上一直是他的夫人扬丝担当这方面工作,也负责纪录全部成员的鸽子们的到达时间。
每一只橡胶脚环都集中到鸽会,由扬丝坐在桌边负责管理。
一开始只是用闹钟计时,后来采用正规的鸽钟。
很快,康纳利又成为附近地区高手之一,不仅仅在俱乐部里,而是在整个地区他都是最拔尖的鸽手。
 
1965年康纳利在现有的鸡蛋经销业以外又成立了一家新企业,这是一家经营谷物、化肥、土豆的农产品公司。这段时间给人印象深刻的是工作的艰辛,但是更突显的则是扬丝的全局观念和经商天赋,正是如此,公司一直在繁荣扩大。
这样,康纳利在1969年成为荷兰马利曼公司产品的总进口商。
通过比利时的马利曼公司,使得康纳利眼界更加开阔。
他看到,信鸽体育运动超越国界的影响力。
这或多或少地是康纳利·考夫曼从事信鸽体育活动生涯的转折点。
同时,他和斯坦·雷马克斯的良好关系,也使得他能从另一个视角看待信鸽体育活动。
马利曼公司当时使用积分券,意思是购买马利曼商品的同时可以累计积分,达到足够点数后便可以拥有一只出自马利曼种鸽站的优质信鸽。
经过这段时间以后,长子亚普也参与到企业经营中,亚普引进了一些来自弗利茨州一位叫作安尼马先生的鸽子,而他手上的鸽群都是源自阿连栋克詹森的鸽子。
这使得考夫曼鸽舍有了一次飞跃。由这两种血系,也就是马利曼X詹森兄弟,作出了“基列号”和“前锋号”。
“基列号”4次获得大型协会的冠军,“前锋号”获得1981年度荷兰WHZB全国鸽王。
 
每年均属于最好鸽之列,即便在大型协会中也是出类拔萃的。
整体水平一直在增长中,扬丝和康纳利尤其对斯瓦格威斯汀德的庆功会记忆深刻,那一次,他们几乎囊括了全部奖项。
 
 
格哈德参与其中!
 
亚普·考夫曼在父母买下的地产上有一间自己的鸽舍。
而家庭中排行最小的格哈德,当时虽然对信鸽也有兴趣,但是他更喜欢足球。
但是一次膝盖的受伤,断送了他的足球运动员生涯。
这样,格哈德作出一次重大决定,这是一次具有深远意义的决定,并在以后被证明是非常明智的决定。
他在某一天早上起床后对父亲说道:“我想和你一起参加信鸽比赛。”
而他确实有天分!
他开始在一间自己所有的小鸽舍,用父亲挑选出的13只鳏居鸽参赛,并且每周都和哥哥亚普用一个塔勒的硬币赌输赢,他总是对亚普说:“准备好钱,我今天还会再赢你!”
格哈德有更高的进取心和雄心。经过阿米罗的科斯·切斯马的介绍,他和父亲一起拜访了波培尔的大师路易·凡龙,而凡龙在以后成为格哈德的恩师和最好的朋友。他们在那里得到了非常出色的鸽子,但是更重要的是,他们得到了最好的建议!
一年后,他们敲开了阿连栋克的詹森兄弟的家门,并在那里也受益颇多。
这样,用凡龙和詹森的鸽子,以及从新多德雷赫特的一位叫作 J. H. 阿梅尔先生那里获得的鸽子,它们奠定了如今的考夫曼种系的基础。
于是造就了像“爱坐者”、“艾力克”或者“比亚特斯雄”等超级的名鸽。
 
一个完全由名鸽形成的种系!
 
B-81-6116734“好雌”,没有一只鸽子能像这只鸽子一样,它的基因在考夫曼的种系里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这只纯詹森鸽子缘自阿连栋克兄弟的最佳配对。
它的父亲是“晚灰黄眼”(出自“老黄眼”X“好灰烟囱雌”)。
它的母亲是“好雌72”,这是一只 “年轻麦克斯”和“019”之母作出的直女。
这只“好雌”,众多从阿连栋克引进的鸽子里最为突出的,它就是沙场上的战车,王中之王。
 
比利时波培尔的大师路易·凡龙的鸽子,证明是这些詹森鸽的最佳配对。
由于和路易士的关系很好,格哈德从他那里获得了一只顶级鸽。
路易士以前是,现在也是他的朋友,甚至快成为他第二位父亲,他给这位好胜的年轻人讲述了所有关于信鸽以及信鸽体育运动要了解的内容,他们彼此间息息相通。
他是伟大的养鸽大师,格哈德清楚知道他是多么地感激这位传奇人物!
七十年代底,当时的赫尔曼·阿梅二在新多德雷赫特,也就是离新阿姆斯特丹非常近的一个地区,是一位明星人物。
特别是他的名鸽NL-78-1342748“48号”,达到一个不可及的高度!
当有传言赫尔曼要退出信鸽体育运动时,在新阿姆斯特丹的人们当然非常关注,格哈德是第一位表示出买入“48号”意向的人。
格哈德说道:“当我刚和他见面时,我能看见赫尔曼眼睛里的悲伤,而他把那只鸽子递给我时,他皮肤上都起了鸡皮疙瘩。
我不知道赫尔曼当时为什么必须退出这项运动,但是有一点我非常清楚,对他来说交出这一切非常不易!”
这只“48号”也具有最好的詹森血统。它的父亲直接来自詹森兄弟,母亲则出自沃特·史妙特的传奇鸽子“加农炮”。
“48号”是伟大的赛鸽,而作为种鸽它显示出更好的优势。它成为考夫曼血系下基础种鸽之一。
在艾瑞卡附近地区有只艾普·鲍尔曼的一羽鸽子表现非常优异,甚至可以说具有超自然的能力。
我们这里说的便是NL-93-1767197“黑色动力”,它是一只詹森X慕利门杂交鸽。
格哈德早就关注这只鸽子,当艾普·鲍尔曼公开出售这只鸽子时,毫无疑问,它被归入到新阿姆斯特丹。
格哈德买下这只“黑色动力”以及它的姐姐NL_92-2048193“黑色动力女郎”。
这只雌在比赛时也很少在她的兄弟后面。“黑色动力”便是以后的神奇鸽子“爱神号”的父亲。
从玛丽·芬克那里,这位女中豪杰,也是使用考夫曼的鸽子,尤其是使用“小迪克”的后代获得了巨大成功,考夫曼又重新引回些鸽子,以便加强自身的血系。
特别是出自基础配对“迪普士”(小迪克的孙子)X“所向无敌斑雌”(凡代克的所向无敌的孙女)的鸽子们表现非常好。
到1997年为止,康纳利和格哈德·考夫曼可以说是一支几乎不可战胜的团队。
鸽子们归巢非常之快,使他们在15米长的鸽舍里根本快来不及把橡胶脚环放到鸽钟里。这是一段非常美好的时光。
1997年赛鸽迁入位于艾玛文地区的新鸽舍,对于康纳利来说,他参加比赛时代已经过去。
但是他仍把种鸽们保留在新阿姆斯特丹,因为他还没有老到那个地步。
直到今天,康纳利仍以93岁的高龄,以极大热情养着几只种鸽。
并且如果今天在艾玛文有重要的NPO赛事,很有可能会得到通知,说有来自新阿姆斯特丹的访客到来。
扬丝和康纳利一直身体硬朗,精神矍铄,他们会像以往一样紧张地等待鸽子们归巢,并且最重要的是,他们要看见胜利。
我们祝愿他们继续保持健康,和我们快乐地一起生活!
了解考夫曼
  • 考夫曼家族80多年的成功养鸽历史!
  • 我们的信鸽
    About Us Most popular pigeons Contact Us
    关于我们 当月受欢迎信鸽 联系我们
    荷兰考夫曼赛鸽团队 版权所有 严禁复制 2000-2015 备案号:沪ICP备15027763号  上海网络营销上海频道